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 文章详情页
公司新闻
联系我们
免费电话客服热线客服传真在线客服免费电话
热门产品
点焊机
 
上一篇:滚焊机,直缝焊机,中频逆变直流滚焊机操…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? 2015 深圳市福威特焊机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

销售热线:0755-27253606  传真:0755-27253606  官网:13527902253

地址:深圳市宝安区沙井街道新二红巷工业路2号4楼 粤ICP备13010855号.

福威特焊机专业生产电阻焊机、碰焊机、中频点焊机、储能点焊机厂家.自主设计,产品种类多.

  • 主页
  • 九肖公式规律
  • 香港六合彩公式规律
  • 无错九肖公式规律
  • 主页 > 九肖公式规律 >

    16年 一位大唐皇帝活人给玩死了

      发布时间:2018-01-19 17:33

      昭宗如果真的偏安一隅、姑息藩镇续命,最后大唐灭亡时,他八成会被叫做“唐炀宗”,然后关于他荒淫无耻、酒池肉林的段子满天飞。

      但我前面已经说过了,混吃等死这条路没法走,昭宗必须要折腾一下。既然要折腾,李克用是无法绕开的。

      想当年(885年),唐僖宗想从河中王重荣(图中王重盈的地盘,深绿色)手中收回盐利,王重荣不干,于是开打。

      令孜遣玫、昌符将本军及神策鄜、延、灵、夏等军各三万人屯沙苑,以讨王重荣。重荣发兵拒之,告急于李克用,克用引兵赴之。十一月,重荣遣兵攻同州,刺史郭璋出战,败死。重荣与玫等相守月馀,克用兵至,与重荣俱壁沙苑,表请诛令孜及玫、昌符。诏和解之,克用不听。十二月,癸酉,合战,玫、昌符大败,各走还本镇,溃军所过焚掠。克用进逼京城,乙亥夜,令孜奉天子自开远门出幸凤翔。

      镇国节度使韩建以壮士三百夜袭存孝营,存孝知之,设伏以待之。建兵不利,静难、凤翔之兵不战而走,禁军自溃。河东兵乘胜逐北,抵晋州西门。张浚出战,又败,官军死者近三千人。静难、凤翔、保大、定难之军先渡河西归,浚独有禁军及宣武军合万人,与韩建闭城拒守,自是不敢复出。

      谁要敢带着大军去PK对方,都会让魏博罗弘信、成德王镕害怕的,这是不是传说中的“假道灭虢”之计啊?

      弟摄洺州刺史迁,素得士心,众奉之为留后,求援于朱全忠。全忠假道于魏博,罗弘信不许。全忠乃遣大将王虔裕将精兵数百,间道入邢州共守。

      乙酉,朱全忠自河阳如滑州视事,遣使者请粮马及假道于魏以伐河东,罗弘信不许,又请于镇,镇人亦不许。

      同样的,如果李克用要派重兵借道打朱全忠,也会被拒绝的,前面他只能派500骑兵去支持时溥就是这个原因。

      最后,李克用好好给昭宗上了一课:劳资父子三代忠臣,你居然听张浚这个奸臣的挑拨来讨伐我!?看我带50万雄兵和张浚斗上一斗。如果输了,我随便你处置。要是赢了,我就骑马到你面前,把奸贼从你的王座旁边踢飞,再向先帝谢罪!

      “今张浚既出帅,则固难束手,已集蕃、汉兵五十万,欲直抵蒲、潼,与浚格斗;若其不胜,甘从削夺。不然,方且轻骑叩阍,顿首丹陛,诉奸回于陛下之扆座,纳制敕于先帝之庙庭,然后自拘司败,恭俟鍎。”

      皇帝想在青史上留下好名声,就必须diss那帮死太监,昭宗受后世文人同情的另一个原因就在于此。

      六军十二卫观军容使、左神策军中尉杨复恭总宿卫兵,朝政,诸假子皆为节度使、刺史,又养宦官子六百人,皆为监军。假子龙剑节度使守贞、武定节度使守忠不输贡赋,上表讪薄朝廷。

      以前田令孜对僖宗不敬,僖宗忍了,昭宗可不想向他的废物老哥学习,否则指不定史官会怎么描述他呢。

      左神策勇胜三都都指挥使杨子实、子迁、子钊,皆守亮之假子也,自渠州引兵救杨晟,知守亮必败,壬子,帅其众二万降于王建。

      天威军使贾德晟,以李顺节之死,颇怨愤,西门君遂恶之,奏而杀之。德晟麾下千馀骑奔凤翔,李茂贞由是益强。

      上曰:“王室日卑,号令不出国门,此乃志士愤痛之秋。药弗瞑眩,厥疾弗瘳。朕不能甘心为孱懦之主,愔愔度日,坐视陵夷。卿但为朕调兵食,朕自委诸王用兵,成败不以责卿!”让能曰:“陛下必欲行之,则中外大臣共宜协力以成圣志,不当独以任臣。”上曰:“卿位居元辅,与朕同休戚,无宜避事!”让能泣曰:“臣岂敢避事!况陛下所欲行者,宪宗之志也;顾时有所未可,势有所不能耳。但恐他日臣徒受晁错之诛,不能弭七国之祸也。敢不奉诏,以死继之!”

      禁军皆新募市井少年,茂贞、行瑜所将皆边兵百战之馀,壬午,茂贞等进逼兴平,禁军皆望风逃溃,茂贞等乘胜进攻三桥,京城大震,士民奔散。

      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昭宗,哭着贬了杜让能,并杀了西门君遂、周潼、段诩三个太监,说我被太监们迷惑了,现在杀了他们谢罪,可以了吧?

      李茂贞勒兵不解,请诛杜让能然后还镇,崔昭纬复从而挤之。冬,十月,赐让能及其弟户部侍郎弘徽自尽。复下诏布告中外,称“让能举枉错直,爱憎系于一时;鬻狱卖官,聚敛逾于巨万。”

      大佬一出马,王行瑜马上就被灭了,李克用还要继续灭李茂贞,昭宗马上告诉他,行了,王行瑜才是最坏的人,李茂贞我原谅他了,您快回去吧!结果,李克用无奈离开了,李茂贞占领了王行瑜以前的领地,依然嚣张跋扈。

      克用去,二镇贡献渐疏,表章骄慢,上自石门还,于神策两军之外,更置军圣、捧宸、保宁、宣化等军,选补数万人,使诸王将之;嗣延王戒丕、嗣贾王嗣周又自募麾下数千人。茂贞以为欲讨己;语多怨望,嫌隙日构。

      建虑上不从,仍引麾下精兵围行宫,表疏连上。上不得已,是夕,诏诸王所领军士并纵归田里,诸王勒归十六宅,其甲兵并委韩建收掌。建又奏:“陛下选贤任能,足清祸乱,何必别置殿后四军。纵有厚薄之恩,乖无偏无党之道。且所聚皆坊市无赖奸猾之徒,平居犹思祸变,临难必不为用,而使之张弓挟刃,密迩皇舆,臣窃寒心,乞皆罢。”遣诏亦从之。于是殿后四军二万馀人悉散,天子之亲军尽矣。

      建乃与知枢密刘季述矫制发兵围十六宅。诸王被发,或缘垣,或登屋,或升木,呼曰:“宅家救儿!”建拥通、沂、睦、济、韶、彭、韩、陈、覃、延、丹十一王至石堤谷,尽杀之,以谋反闻。

      如果昭宗投靠李克用,李克用会让他带兵在自己身边晃悠吗?要知道,当年曹操可见献帝的虎贲,都会吓得一身汗。

      李茂贞、韩建皆致书于李克用,言大驾出幸累年,乞修和好,同奖王室,兼乞丁匠助修宫室,克用许之。

      从汉朝开始,读书人一直在苦口婆心地告诉皇帝:灭了那帮死太监,帝国就中兴了!昭宗时期,崔胤就是”除监派“代表人物。昭宗本来就讨厌宦官,和崔胤一拍即合,天天商量如何干翻阉人。

      简单来说,皇帝看哪个大太监(神策军中尉、枢密使)不顺眼,废他、杀他都不是问题,但新上台的中尉、枢密使必须还是太监。

     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昭宗一出手,就轻易灭了两个专横的大太监:枢密使朱道弼、景务修。当然,新任枢密使王彦范、薛齐偓也是太监。如果事情到此为止,还不算太坏。但崔胤一再表示要除恶务尽,所有太监都得死,这就让公公们人人自危了。终于,他们团结了起来。

      想当年宣宗快死时,把他喜欢的三子蘷王李滋托付给了两个枢密使王归长、马公儒和宣徽南院使王居方。

      然而,左军中尉王宗实不同意,右军中尉王茂玄不表态,结果王归长、马公儒、王居方都被杀了,宣宗的长子郓王李温成为了懿宗。

      初,崔胤与上密谋尽诛宦官,及宋道弼、景务修死,宦官益惧。上自华州还,忽忽不乐,多纵酒,喜怒不常,左右尤自危。于是左军中尉刘季述、右军中尉王仲先、枢密使王彦范、薛齐偓等阴相与谋曰:“主上轻佻多变诈,难奉事;专听任南司,吾辈终罹其祸。不若奉太子立之,尊主上为太上皇,引岐、华兵为援,控制诸籓,谁能害我哉!”

      季述以银□画地数上曰:“某时某事,汝不从我言,其罪一也。”如此数十不止。乃手锁其门,熔铁锢之,遣左军副使李师虔将兵围之,上动静辄白季述,穴墙以通饮食,凡兵器针刀皆不得入,上求钱帛俱不得,求纸笔亦不与。时大寒,嫔御公主无衣衾,号哭闻于外。

      刘季述(左军中尉)和崔胤同时对朱全忠升出橄榄枝,老朱深思熟虑后,决定diss太监,囚禁了刘季述派来的使者。这一下,神策军内部开始慌了。

      崔胤敏锐得觉察到了这一变化,拉拢了左神策军指挥使孙德昭,告诉他抓住这个拨乱反正赢取富贵的机会,否则被朱全忠抢到前面,就没你的事儿了!

      德昭每酒酣必泣,戬知其诚,乃密以胤意说之曰:“自上皇幽闭,中外大臣至于行间士卒,孰不切齿!今反者独季述、仲先耳,公诚能诛此二人,迎上皇复位,则富贵穷一时,忠义流千古;苟狐疑不决,则功落他人之手矣!”德昭谢曰:“德昭小校,国家大事,安敢专之!苟相公有命,不敢爱死!”戬以白胤。胤割衣带,手书以授之。德昭复结右军清远都将董彦弼、周承诲,谋以除夜伏兵安福门外以俟之。

      庚寅,以周承诲为岭南西道节度使,赐姓名李继诲,董彦弼为宁远节度,赐姓李,并同平章事;与李继昭俱留宿卫,十日乃出还家,赏赐倾府库,时人谓之“三使相”。

      刘季述、王仲先既死,崔胤、陆扆上言:“祸乱之兴,皆由中官典兵。乞令胤主左军,扆主右军,则诸侯不敢侵陵,王室尊矣。”上犹豫两日未决。

      昭宗找“三使相”李继昭、李继诲、李彦弼商量,他们一致表示,神策军怎么能交给崔胤这种书生掌管呢?

      上召李继昭、李继诲、李彦弼谋之,皆曰:“臣等累世在军中,未闻书生为军主;若属南司,必多所变更,不若归之北司为便。”上乃谓胤、扆曰:“将士意不欲属文臣,卿曹勿坚求。”于是以枢密使韩全诲、凤翔监军使张彦弘为左、右中尉。全诲亦前凤翔监军也。

      (901年)九月,癸丑,上急召韩偓,谓曰:“闻全忠欲来除君侧之恶,大是尽忠,然须令与茂贞共其功。若两帅交争,则事危矣。卿为我语崔胤,速飞书两镇,使相与合谋,则善矣。”

      901年11月,朱全忠带军杀了过来,挡在前面的韩建瞬间就被拿下了。李继筠(李茂贞的干儿子)、韩全诲、李彦弼逼昭宗去凤翔。

      壬子,韩全诲等陈兵殿前,言于上曰:“全忠以大兵逼京师,欲劫天子幸洛阳,求传禅。臣等请奉陛下幸凤翔,收兵拒之。“上不许,杖剑登乞巧楼。全诲等逼上下楼,上行才及寿春殿,李彦弼已于御院纵火。是日冬至,上独坐思政殿,翘一足,一足蹋栏干,庭无群臣,旁无侍者。顷之,不得已,与皇后、妃嫔、诸王百馀人皆上马,恸哭声不绝,出门,回顾禁中,火已赫然。

      他派出了得力干将李嗣昭、周德威,大举进攻河中(上图王珂的地盘,绿色,901年被朱全忠拿下),给李茂贞减压。

      这一仗打得李嗣昭、周德威惨败,朱全忠趁胜一路杀到晋阳(李克用的都城),吓得李克用差点要跑路。

      辛酉,汴军围晋阳,营于晋祠,攻其西门。周德威、李嗣昭收馀众依西山得还。城中兵未集,叔琮攻城甚急,每行围,褒衣博带,以示闲暇。克用昼夜乘城,不得寝食。召诸将议走保云州,李嗣昭、李嗣源、周德威曰:“儿辈在此,必能固守。王勿为此谋摇人心!”李存信曰:“关东、河北皆受制于朱温,我兵寡地蹙,守此孤城,彼筑垒穿堑环之,以积久制我,我飞走无路,坐待困毙耳。今事势已急,不若且入北虏,徐图进取。”嗣昭力争之,克用不能决。

      是冬,大雪,城中食尽,冻馁死者不可胜计,或卧未死,肉已为人所剐。市中卖人肉斤直钱百,犬肉值五百。

      茂贞请诛全诲等,与朱全忠和解,奉车驾还京。上喜,即遣内养帅凤翔卒四十人收全诲等,斩之。以御食使弟五可范为左军中尉,宣徽南院使仇承坦为右军中尉,王知古为上院枢密使,杨虔朗为下院枢密使。是夕,又斩李继筠、李继诲、李彦弼及内诸司使韦处廷等十六人。己酉,遣韩偓及赵国夫人诣全忠营,又遣使囊全诲等二十馀人首以示全忠。

      是日,全忠以兵驱宦官第五可范等数百人于内侍省,尽杀之,冤号之声,彻于内外。出使外方者,诏所在收捕诛之,止留黄衣幼弱者三十人以备洒扫。

      乙未,全忠奏留步骑万人于故两军,以朱友伦为左军宿卫都指挥使,又以汴将张廷范为宫苑使,王殷为皇城使,蒋玄晖充街使。于是全忠之党布列遍于禁卫及京辅。

      戊午,驱徙士民,号哭满路,骂曰:“贼臣崔胤召朱温来倾覆社稷,使我曹流离至此!”老幼襁属,月馀不绝。

      甲子,车驾至华州,民夹道呼万岁,上泣谓曰:“勿呼万岁,朕不复为汝主矣!”馆于兴德宫,谓侍臣曰:“鄙语云:‘纥干山头冻杀雀,何不飞去生处乐。”朕今漂泊,不知竟落何所!”因泣下沾襟,左右莫能仰视。

      丁巳,上复遣间使以绢诏告急于王建、杨行密、李克用等,令纠帅籓镇以图匡复,曰:“朕至洛阳,则为所幽闭,诏敕皆出其手,朕意不复得通矣!”

      自崔胤之死,六军散亡俱尽,所馀击球供奉、内园小儿共二百馀人,从上而东。全忠犹忌之,为设食于幄,尽缢杀之。豫选二百馀小相类者,衣其衣服,代之侍卫。上初不觉,累日乃寤。自是上之左右职掌使令皆全忠之人矣。

      八月,壬寅,帝在椒殿,玄晖选龙武牙官史太等百人夜叩宫门,言军前有急奏,欲面见帝。夫人裴贞一开门见兵,曰:“急奏何以兵为?”史太杀之。玄晖问:“至尊安在?”昭仪李渐荣临轩呼曰:“宁杀我曹,勿伤大家!”帝方醉,遽起,单衣绕柱走,史太追而弑之。渐荣以身蔽帝,太亦杀之。

      老王:16年在位,衣服都没穿好,有脸面见李渊、李世民吗?我觉得是有的,他真的奋斗了一生,真可怜!